Aki

【方邰】自欺欺人

•手癌产物
•手癌的是子字
•其实只是一个梗
•略OCC

“邰伟”

他又一次看见了他,在陈希的墓前。

他看见他,逆着光,发尾被染成暖橙色,带着一贯吊儿郎当的表情,嘴唇动了动。

“木木。”

……

“喂,刑局,好的,好的,我知道了”

挂断电话,方木撑起身体,靠坐在床头。学着梦里那人的样子,抽出一根烟,点燃,叼在嘴里。

又是梦,他揉揉眉心。

自从那件事后,他就陷入无休止的梦魇里。

梦里没有牛鬼蛇神妖魔鬼怪,却总能把他吓得一身冷汗。

这种感觉比当初失去陈希时更加来的疼痛。

毕竟这次再没有一个人陪他演那场名为逃避的戏。

一演演三年,还边演边想起从前。

邰伟,你真他妈傻逼。

方木背靠着床头的木板,自嘲的笑了笑。

眉目掩在夜色里,看不真切。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说到底,还是没有走出来。

耳边似又响起鲁迅先生的名言“真正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直视淋漓的鲜血。”语气是那人难得的着正经,带着些许悲凉的味道。

他看着快烧到手的烟,最终把它摁熄在装了水的烟灰缸里。

烟屁股太短,水太多。难免沾到,冰凉的温度一直从指尖传到心巅。最后一点光亮,也被他自己轻手熄灭。

这一辈子,他最终还是欠他三个字。

“再见了。”

方木把自己埋在被子里,连头一起。

你不知道,我有多想再见到你。

哪怕以痛苦为名。

评论
热度(11)

Aki

『相机是恋人』•绘画摄影修行中

© Aki | Powered by LOFTER